山西“姊妹花”:背靠省纪委书记,敛财20亿,无人敢惹 - 舆情播报 - 今日资讯

山西“姊妹花”:背靠省纪委书记,敛财20亿,无人敢惹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  浏览次数:620  时间:2020-12-08 09:11:56


一场横跨政商两界的反腐风暴当年曾席卷山西。据统计,包括2014年6月19日被宣布调查的原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原山西省委常委兼副省长杜善学在内,中共十八大之后,已有20多名山西(或主要在山西任职)官员被查。


其中,37岁的女商人胡昕进入人们的视线。因被指是于2014年2月落马的原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的情人,3月初胡昕被调查,据传,一起的还有其妹胡磊。
胡昕、胡磊何许人也?至今其二人的真实相貌仍无处可循。多位与她们两姐妹相识的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其以权力为背景,长袖善舞,与地方国企广做生意,迅速构筑起涉及煤矿、房地产、信息技术等领域的企业版图,积累巨额财富,其行迹更引发各界关注。

女商人胡昕、胡磊两姐妹,是金道铭的“白手套”、情人
2017年7月6日,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人胡昕受贿、非法经营一案。
江苏省镇江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0年至2011年,被告人胡昕作为金道铭(已判刑)的特定关系人,接受山西文峰焦化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孔庆智、经办人赵海斌的请托,与金道铭共谋,利用金道铭担任中共山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委副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山西文峰焦化科技有限公司参与兼并重组整合谋取利益,帮助山西汾西正城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分立采矿权、实行分区开采的方案通过审批。2010年5月至2011年初,胡昕先后收受孔庆智、赵海斌给予的人民币1亿元。
此外,胡昕于2009年下半年,以其实际控制的山西奥科新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建设山西数字矿山信息化技术研发基地项目为名,取得山西省太原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业(科研)用地使用权,至2012年6月,在该地块上建成嘉名国际大厦。期间,胡昕将该科技项目用楼定位为高端商务写字楼并对外预售,以每平方米人民币1.73万元至1.78万元不等的单价将该大厦出售,得款人民币20.799亿余元,经鉴定,违法所得人民币14.763亿余元。依法应以受贿罪、非法经营罪追究胡昕的刑事责任。

庭审中,公诉机关及辩护人出示了相关证据,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分别进行质证并充分发表了意见,胡昕还进行了最后陈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各界群众60余人旁听了庭审。
一、原是出身寻常家

在离开多年后,传回山西省太谷县胡氏姐妹曾经的老街坊耳中的,是一个“出事了”的“坏消息”——随着2014年2月下旬,金道铭被宣布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后,3月份,传出胡昕姐妹也遭调查。
太谷县的铁三局第三工程处家属院,现在已是著名的棚户区,房屋低矮,且破败不堪。1977年,胡昕就出生在这里。
胡昕的父亲胡祥俊是第一批来太谷县落户的铁三局工人。胡是东北人,祖籍辽宁大连,因此,后来在交际场上,已是“成功商人”的胡昕常常以大连人自称。
一条马路将这片居住区分为南北两个部分。在街坊们的记忆里,曾经居住在“北院”一个两间平房里的胡家,有五口人:胡昕、胡磊两姐妹;父亲胡祥俊以及在铁三局电务处材料厂当出纳员的母亲肖桂花;肖桂花的父亲“老肖头”。
1990年,胡昕姐妹还在读小学,因为肖桂花所在的材料厂搬迁,当年9月,胡家便全搬到榆次去了。在这之后的20多年里,除胡祥俊曾经回来过一次,街坊们再也没有见过胡家其他人。但是,胡家“发财了”的消息却传了回来。一位街坊回忆:“有一次我们家孩子去榆次,碰到了胡昕姐俩,她回来说,当时胡昕她们就开上豪华车了。”街坊们都记得,胡祥俊那一次回来是在2004年前后,他回来办户口证明。开车送胡祥俊过来的他的司机告诉街坊们,胡祥俊在做煤炭生意,“两个女儿在太原搞通信工程”,胡家有几亿资产,“能买下半个太谷县。”
在太谷县,还是孩童的胡氏姐妹留给街坊们的印象都很好,“胡昕漂亮,姐妹俩都很聪明。”榆次街坊们的印象则是,“姐姐中等个,漂亮;妹妹也不丑。我们都叫肖桂花‘阿庆嫂’,她脑瓜好,做事滴水不漏,胡昕很像她。”
二、“影子生意”风生水起



据媒体记者得到的信息,早在2005年前后,胡昕就已经活跃于山西一些厅级官员圈子了。那时候,胡昕跟金道铭还不认识。金道铭是在2006年8月才从北京调到山西出任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的。一位与胡昕有过生意往来的当地某国企高层告诉记者,“这一阶段,胡昕还是在做网络工程、信息通讯等‘小生意’。”
胡氏企业的起步始于2002年6月北京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在北京平谷区的成立,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得知,这家公司的股东有两个,其中胡祥俊投资35万元,另一股东杜鸿杰投资15万元,主要经营技术开发及转让、技术培训与服务、信息咨询等。此公司在注册一年后注销。
而以后以“奥科新得”为名的公司,胡家曾先后成立了四个。在北京的公司注销后,2003年3月,胡祥俊出资4980万元,与另一名叫杜丽琴的股东,共同出资5000万元,在山西晋中注册成立了山西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2004年12月,胡昕、胡磊分别出资200万元、100万元,与另一股东李慧(出资700万元),在太原高新区注册成立了山西奥科新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胡昕任总经理;2009年9月,以胡磊为法人的山西奥科新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太原市高新区注册成立,胡磊任总经理。
据知情人介绍,胡昕与金道铭结识,应该是在2008年前后。一位曾与胡昕打过交道的山西官员说,“如果说在认识金道铭之前,胡氏姐妹做的还是‘圈子生意’,在认识金道铭之后,胡昕做的则是‘影子生意’了”。
据前述与胡昕做过生意的国企高层介绍,“胡昕的个子不高,就一米六多一点,身材苗条。她很有气质,很干练,做生意也很有气场。在我们面前,她从来没有挑明过跟金道铭之间的关系,只称跟金是‘老乡’,说她自己是辽宁大连人,金道铭是辽宁朝阳人”。
这位国企高层认识胡昕,是在2006年金道铭从北京调到山西任职之后,在山西厅级干部圈子里的一个饭局上。“那时候,她还没有那么张扬。在2009年或2010年之后,就愈发张扬起来了。”“比如,她正跟我们一起吃着饭,中途会突然站起来离场,说:‘对不起啊,那边还有人等我呢!’”
这位国企高层与胡昕交往多年,在胡氏一家成员中,他只见过胡昕一人,从没见过胡磊。“她妹妹胡磊是刚留学回来,在她公司里没干多长时间,后来结婚了。”他认为外界所传胡磊亦为金道铭情人的说法不实。
胡氏企业的“影子生意”的一大块内容,是与山西省各大矿务局合作有关数字电视之类的信息技术生意。“她跟各大矿务局都有生意。”知情人士说。
山西潞安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潞安集团)是山西省属七大煤炭企业集团之一,其前身是潞安矿务局。记者从潞安集团内部人士处了解到,胡昕曾找潞安集团下设的潞安电视台合作一项数字工程项目,潞安电视台做出的预算是6000万元,而胡昕的要价比这个预算要高出很多,便没有合作成功。后来,胡昕绕开潞安电视台,与潞安集团电信处完成了该项合作。在胡昕被查后,潞安集团一女性干部也被带走调查。
胡氏企业的生意为何都能一路顺遂?一位曾与胡昕有过生意往来的人士分析,“主要有两个原因。我们都知道胡昕背后是金道铭,一些人是为了讨好胡昕,求她办事。另一方面,我们也不敢惹她,万一她害我们一下呢?”
据这位人士介绍,晋城市曾计划跟胡昕合作一个信息化项目,当时的财政局长不同意,后来在提名这位财政局长任人大副主任时,一封匿名举报信就出现了,该局长被调查,尽管没有查出什么问题,但仍是被闲置了一年。
三、地方国企深陷局中



一位与胡昕相熟的不愿透露姓名的山西人士认为,前述与山西省各大矿务局做信息技术类生意,尽管动辄规模上亿元,也不过是胡昕的“小生意”罢了,而在结识金道铭之后,胡昕运作地产项目,才是真正一本万利的大生意。而“纪委查胡昕,一个重点就是查她在地产方面的运作”。
胡昕运作的地产项目,最引人注目的是位于太原高新区汾河东畔核心板块地段的“双子座”。这一项目,让山西兰花煤炭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兰花集团)、山西晋城无烟煤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晋煤集团)以及兰花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兰花科创都深陷局中。其中,兰花集团是晋城地方国企,晋煤集团则是山西省属国企。
2009年12月,兰花科创发布一份董事会决议公告,宣布公司拟与山西奥科新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太原高新区共同开发建设山西数字矿山基地,该项目注册资本5.533亿元,其中公司以货币出资4.98亿元,占90%,山西奥科新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货币、土地使用权出资5530万元,占10%。
为运作这一项目,2010年2月,兰花科创与山西奥科新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计50810万元,成立山西兰花嘉名科技有限公司。但是后来这一项目未能合作成功,山西兰花嘉名科技有限公司也于2013年3月被注销。与此同时,2012年春,两栋造型一致的“双子座”以及一栋同样体量的“C座”玻璃幕墙楼却在原定地块建成。有媒体曾报道,是兰花科创与晋煤集团分别借了5亿元给胡昕的公司完成了这个商业开发,三栋大楼建成后,胡昕又分别以7.5亿元的价格把这三栋大楼整体出售给了山西的三家国企:兰花集团、晋煤集团、山西省投资集团。记者了解到,早在2013年8月前后,就有媒体从业人士开始曝光胡昕运作“双子座”的事情。
“‘双子座’这个项目,本来是要搞科技楼,后来胡昕把它改成写字楼去卖了。”据一位接近兰花集团高层的人士介绍,“当时郝跃洲接任兰花科创董事长不久,由胡昕出土地,兰花科创出现金,计划共同把这个楼建起来。本来要建成27层,按照合作计划,建成后7-26共19层归兰花科创。但是在合作过程中,因为兰花科创是上市公司,就出现了很多问题。”
据这位人士分析,与胡昕公司的这个合作,一度让兰花高层“骑虎难下”:搞不成,又撤不出来,“不敢撤,因为不知道金道铭在这个项目上是不是打过招呼了”。
后来,兰花集团与晋煤集团买下“双子座”,也并不仅仅像之前媒体所报道的那样分别出资7.5亿元。“胡昕把楼卖了,物业管理却还是她自己的。”一位知情人士说,“那几个国企,有的一次性就支付50年物业管理费”。
这当中,晋煤集团买下“双子座”中的一座,实则出资计9.3亿元。这一数据,媒体记者未能从晋煤集团得到证实。
除与胡昕合作“双子座”项目外,兰花集团还同胡昕进行过其他两项有关地产、煤矿领域的合作,在胡昕被查一周后,纪检方面即把有关这三项合作的资料从兰花集团调走调查。
在山西采访期间,媒体记者未能找到胡氏姐妹及其父母现在的下落。
有记者曾到位于太原市高新区创业街胡氏姐妹的公司所在地探访:一栋高五层的小楼,门紧锁着,临街的玻璃幕墙落满污尘,看上去早已人去楼空。


(公务员高参整理编发,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上一篇:11天发布7名中管干部处分通报,释放这些从严信号 下一篇:改编翻拍剧缘何屡屡“毁”经典
热新闻
热话题
通网 微博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