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我的人生收尾了!” - 热话题 - 今日资讯

李敖:“我的人生收尾了!”

来源: 始翠山 作者:燕青  浏览次数:3641  时间:2018-03-18 19:26:51

 

2018-03-18 始翠山





18日上午10时59分,台湾作家李敖安然离世,与世长辞,享年83岁。


李敖1935年生于黑龙江哈尔滨,系驰名两岸的作家、近代史学者、时事批评家




一生交过女友“不计其数”


李敖年轻时不逊刘德华 自认风流:一生交过女友“不计其数”




风流才子三次为爱自杀


1992年3月8日李敖和王小屯举行婚礼,王小屯成为李敖的第二位夫人。她与李敖相濡以沫,燕侣相随,平时很少闹矛盾,成为左邻右舍夸奖的“恩爱夫妻”。王小屯虽然已经49岁了,但看起来仍然很年轻,像30来岁的女人般貌美如花。

在台湾,李敖可谓家喻户晓,有人说他是作家,有人说他是政客,还有人说他是狂徒。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李敖用他极高的曝光率,向世人展现了一个既多情又无情的李敖。但风流倜傥的他,也有情场上不得意之时,更有媒体曝出,13岁就开始初恋的他,曾三次为情服安眠药自杀。不如就让我们来揭开李敖半生风流的恋爱史。



13岁尝试初恋滋味


说李敖多情,不足为过。1948年,年仅13岁的李敖,就开始尝试恋爱的滋味了。虽然与同班女生张敏英的那段朦胧恋情并无实质结果,但却成了李敖在那段岁月里最美好的回忆。


有媒体查出张敏英原是北京一名妇科医生,但已退休到美国居住。据《京华时报》2005年9月20日的一篇报道称,被李敖视为初恋情人的张敏英一直从事妇科工作,一九八九年二月从北京一家中医院退休。张敏英的大女儿证实,母亲确实毕业于新鲜胡同小学,她是从书上得知李敖和母亲是同学。母亲后来淡淡地说过,但没有详细讲述以前的事。


与张敏英共事过的邹医生说,她到妇产科时,张敏英已经快退休了,两人只做半年多的同事。在她的印象里,五十多岁的张敏英眼睛很大,长方脸,个子不高,身材微微有些胖。邹医生表示,张敏英给人的感觉很稳重,不爱说笑,对工作很认真。由于她有糖尿病,视力不好,医院后来就不安排她做妇科手术。

医保办公室主任回忆说,张敏英身高大约一百五十七公分,眼睛大大的,算不上漂亮,但比较有气质,“她是大家族出来的,所以还有那种感觉”。



为罗君若3次服安眠药自杀


后来,李敖在学校图书馆里又结识了令他神魂颠倒、清秀可人的罗君若,甚至还为她3次服安眠药自杀。


李敖曾满怀怀念之情地回忆说:“历史系四年中,跟我关系最深的女朋友是‘罗’。”这个“罗”叫罗君若,是李敖在读高中时就开始爱上的女生,她比李敖低一班,作业极好。李敖高三时休学写了很多情书给她,每封都称呼她叫“罗”,都等她在放学经过的路上当面交给她,可从来不和她说一句话。



李敖与罗君若是公认的台大情侣的最佳组合,郎才女貌已不足以形容这对情人的情状。但情最浓时,也即淡时。当两人向女方家公开了恋爱关系后,没想到碰到了出乎意料的阻力,原因是李敖的家境太贫穷。家境的艰苦,似乎使她的父母加深了反对异端李敖的敌忾,为此李敖写信恳求过,也到她家里面陈过,但都无济于事,反而适得其反,使君若父母更迫切地意识到只有更迅速地拆散他们,才能无后顾之忧。君若的离往,使李敖道遇了有生以来最大的困境,那时他还年轻,一天晚上吃了一瓶安眠药,被同房的翁松燃发现,强拉他往台大医院洗肠,这才救了李敖一命。


王尚勤(左)在毕业典礼上的照片


与“未婚妻”王尚勤生女


1961年,李敖在大学期间认识了当时的校花王尚勤,这是他“最喜爱的女性类型”。他们后来的孩子名叫李文。然而,王尚勤为了深造远赴美国留学,长期的两地相隔使两人的爱情慢慢变淡,最终以分手告终。


2005年1月25日,李敖过去的同居女友王尚勤出版《李敖为谁哭泣》一书,披露了当年李敖与她同居并生女的恋情始末。即使时间过了这么久,王尚勤对于李敖,仍是非常肯定,她接受媒体访问时说,跟李敖一起生活十分快乐,如果是别的男人,就不会想和他同居。


李敖的长女李文


女儿李文遗传到李敖的强烈性格,王尚勤说李文的出生却是个意外,还是自己去美国前的晚上有的,她到了美国之后才发现自己怀孕。虽然王尚勤后来返台准备和李敖结婚,却发现李敖已经和女朋友吴海蒂同居了。



王尚勤对于女儿李文的评价并不高,她甚至在书中写说,“李文拥有李敖坏的DNA”,却没有“李敖和王尚勤的优点”。她直言,李敖内心想用钱弥补对李文的歉疚,却把女儿宠坏了。



李敖前女友吴海蒂


转恋“最美丽的女人”海蒂


当王尚勤淡出李敖生活的时候,李敖的感情世界留出了一片空白。填补这片空白的,是一个李敖称之为“H”的漂亮女子,真名叫吴海蒂,她像一颗彗星划过,照亮了李敖留不住王尚勤的灰暗心境,李敖说:“人们或以为胡茵梦是李敖的女人中最漂亮的,非也,‘H’才是最漂亮的。”


李敖初次见到海蒂,是在台大校园,那是个晴朗的日子,李敖夹着书,在林荫道上走,看到一辆三轮车在大道上驶过。她优雅地坐在车上,轮廓很美,眼睛顾盼生辉。她知道李敖的文才,也读过李敖的文章,后来经过干妈唐静琴与李敖相识,这令她非常意外,也非常高兴。顺理成章,李敖与海蒂成了朋友,不久就成了恋人。


海蒂与李敖的分手,很温馨,也很理智。李敖当时写给海蒂的情书,有厚厚的一摞。其中文采飞扬,想像奇特,跳动着生命的活力,读来令人忍俊不禁,多少年后仍鲜活如新。他把其中最精彩的,收入他的书里,作为他那一段情感之路的见证。



李敖与小蕾在一起


“最可爱、最令他怀念的女人”小蕾


上世纪六十年代,以笔为生计的李敖失去了赖以生存的职业后,开始做起了贩卖旧家用电器的生意。在他连供养女儿文文的钱也发生困难的时候,给予他精神上鼓励与安慰的红颜知己是小蕾。


李敖在回忆录中写道:“我认识小蕾在1967年9月26日,那时她19岁,正从高雄女中毕业。看到她,我立刻喜欢上她。”李敖失去自由以后,曾劝小蕾离开他。可是小蕾重感情讲义气,最后的选择当然是留下来。1971年李敖入狱的最初日子,小蕾是一个人在国泰大楼里度过的,后来她不得不离开。5年之后李敖终于出狱,可是那时的小蕾早已为人妻母了。 



李敖与胡茵梦


与影星胡茵梦的三个月短命婚姻


台湾著名电影演员胡茵梦与文坛才子李敖的恋情曾经轰动一时,可是这对才子佳人的婚姻在短短的3个月就终止了。几年前,胡茵梦出版了一本自传,详细讲述了与李敖相识、结合,又快速结束婚姻的一段经历。



年轻时的胡茵梦


“看到我们母女,他很规矩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大躬,后来母亲说,他那个躬鞠怪吓人的,这个年代已经没人行这么大的礼了。”


胡茵梦与李敖第一次见面是在1979年9月15日,地点是萧孟能先生花园新城的家中。在这之前“李敖”是中国文人中最令胡崇拜的偶像,她时常听表哥和母亲谈论李敖的奇闻轶事。当时胡茵梦心想:不知道这怪人的庐山真面目是什么模样。在萧家见到李敖的第一眼,使胡茵梦颇感意外。因为李敖看到胡家母女,很规矩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大躬,后来胡茵梦的母亲说,他那个躬鞠怪吓人的,这个年代已经没人行这么大的礼了。


胡茵梦曾到印尼登台,胡母陪她同行,前后总共21天。胡心里百般不愿和李敖分开那么久,但当时的酬劳很高,于是他们一站又一站地马不停蹄,每到一站她都和李敖通长途电话。胡的母亲那时还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阶段,她认为台湾唯一配得上女儿的男人只有李敖。



胡茵梦是台湾著名的电影演员


李敖拿了一笔钱给前女友,请她到美国暂避一阵子,但一阵子过后,李敖突然心疼起这一笔钱来。有一天老母和胡家母女聊天,李敖话锋一转面对胡母说:“我已经给了前任女友210万,你如果真的爱你的女儿,就应该拿出210万的‘相对基金’才是。”


第二天胡茵梦回世界大厦,其母斩钉截铁地对她说:“李敖已经摆明了要骗我们的钱,你可千万不能和他结婚啊!”虽然胡茵梦听了心里很不舒服:“当初举双手双脚赞成的人是你,现在举双手双脚反对的人也是你,我又不是你们之间的乒乓球,嫁不嫁该由我决定才对。”本来胡茵梦对这件婚事心里是很犹豫的,可这时为了争取自主权,反倒意志坚定地非嫁不可了,于是穿着睡衣离家回到金兰。5月6日的早上在客厅里,由高信疆和孟绝子证婚,胡茵梦的新娘服就是那身睡衣。



胡茵梦近照


本来二人曾说好,结婚的当天下午,由胡的干爹陪同李胡二人回世界大厦,与胡母重新建立良好关系。没想到婚礼结束,回到金兰后不久,李敖坐在马桶上要胡茵梦给他泡一杯茶,嘴里得意洋洋地说:“你现在约已经签了,我看你还能往哪儿跑,快去给我泡茶喝!”胡于是到抽屉里把结婚证书拿出来,站在他面前“唰”的一声就把“合约”撕成了两半,说:“你以为凭这张纸就能把我限制住吗?”


8月28日,李敖决定和胡茵梦离婚。他先举行记者会,并散发书面声明,写了5条文情并茂的感言。当天下午拿着一束鲜花,打着胡茵梦送他的细领带,在律师的陪同下,来到世界大厦,准备和胡签下离婚协议书。胡茵梦说:“当他和我握手的那一刻,我突然很清楚地感受到,我们之间虽然历经一场无可言喻的荒谬剧,但手心还是有感情。”于是紧绷的斗志,一瞬间完全瓦解。胡的眼泪止不住地泉涌,为人性感到万分无奈。没有一个人不想爱与被爱,即使坚硬如李敖者,也是一样,然而他们求爱的方式竟然如此扭曲而荒唐,爱之中竟然掺杂了这么多的恐惧与自保。




情归王小屯


以上的这些女人都成了李敖多情史中的“匆匆过客”。李敖现在的夫人叫王小屯,他们相识于1983年。当时还是学生的王小屯,只是一个背影就让李敖发誓“一定把她追到手”。由于李敖比王小屯大30岁,因此王的家人最初是坚决反对的。最后终因王小屯“非李敖不嫁”,家人才不得不同意。1988年6月,二人结婚。1992年8月,他们的儿子李戡出生。1994年冬天,女儿李谌也来到人世。



谈起家庭,李敖说:“我太太比我小30岁,儿子比我小58岁,女儿比我小60岁,我有一个很奇怪的家庭,一回家就跟3个小孩子在一起。我像是他们祖父级的人,所以对他们充满溺爱。”


作为公众人物,李敖深知舆论的险恶。为了保护家人,李敖费尽心机。他每次都是自己抛头露面,却从来不让妻儿在媒体前曝光。这也是很少有关于他家庭的新闻流于市面的原因,用李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你们(指大众媒体)应该对我更感兴趣”。


英雄迟暮


李敖一生嬉笑怒骂,游戏人间,让无数人咬牙切齿,又有无数人崇敬万分。古往今来,没有一个文人如李敖这般狂妄、张扬、跋扈,他也算得上“道成肉身”,自我历练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一路斩妖除魔的“孙悟空”形象。



纵观李敖的一生,是骂人的一生。在台湾没有没被李敖骂的名人,如果说有名人没被李敖骂过,哪只能说明他还不是名人。李敖平生得罪人无数,却是很少惹来官司,这是令人极其佩服的地方。


有着大中华的情怀,又有着满腹的经纶,却不得不在一个相对狭小的空间内,在许多无聊的人和无聊的事上耗损大量的光阴,对于李敖来说也许是一种遗憾和无奈吧。



本文根据网络资料综合整理。小编心中也住着一个李敖,我的专业是读陕茶的,我通过茶诗看背后的人,以及人的精神。茶、器、人三者构架了中国的茶文化。最重要的,和李敖先生的文字精神一样,它能给今人以力量,能给今人以自信,帮助今人找到精神支柱和发展之魂。茶的气场就在下面这本书中。

 

《始翠山,诗词发现陕茶之美》,点击左下”阅读原文“查看详情

上一篇:再春捂几天!西安今天降水降温继续 陕西多地持续有 下一篇:庞氏骗局究竟是什么?
热新闻
热话题
大文网 通网 微博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