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鑫与江秋莲对话中曾六次否认锁门,今法院裁定响亮“打脸” - 热点话题 - 今日资讯网

刘鑫与江秋莲对话中曾六次否认锁门,今法院裁定响亮“打脸”

来源:通网 作者:  浏览次数:1125  时间:2022-01-10 16:52:55


1月10日上午,江秋莲(江歌母亲)诉刘暖曦(原名:刘鑫)生命权纠纷案一审宣判公布之后,引发了网友的热议,很多网友都对刘鑫的行为表示愤慨。其实早在2017年,江秋莲就曾当面质疑刘鑫说谎,6次否认锁门的刘鑫最终被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的裁定“啪啪打脸”。

2017年8月23日,国内媒体《新京报》的人物专访类节目《局面》,曾促成了江秋莲和刘鑫在江歌遇害之后的首次面谈,两人的见面地点是江歌家的村委会。

江歌母亲江秋莲与刘鑫见面时拍摄对方

一见到江秋莲,刘鑫就连说了两次“阿姨,对不起”;江秋莲则是用手机拍着刘鑫,刘鑫表示:“阿姨你别不说话,你打我骂我也好,你把手机放下咱俩好好说话好吗?”此时江秋莲放下了手机,开始了这一段让人印象深刻的对话。

为了方便阅读,上游新闻记者将两人的对话整理成了对话体:

江秋莲(以下简称:江母):你还认识我吗?

刘鑫(以下简称:刘):阿姨我一直想见你,不知道怎么开口。

江母:不知道怎么开口没关系,我来问你吧,江歌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

刘:江歌,我跟三叔(江歌)关系好,她是为了……

江母:(打断)直接回答我,江歌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

刘:我觉得是有的,因为她是为了给我打抱不平。

江母: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江歌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

刘:有,因为杀她的是我的前男友,有关系。

江母:那么你今天想来见我的目的是什么?

刘:就是想,因为我也听记者说了很多,我觉得我误会你了,我是来道歉的,我是想跟你齐心协力……

江母:(打断)你向我哪方面道歉?

刘:因为我平时只看到了网络上的评论,我就开始对阿姨猜想,我知道我错了。

江母:因为你的名誉比江歌的生命更重要,对吗?在你的心中,在你全家人的心中,你们的名誉、你们的声誉,什么东西都比江歌的生命更重要?

刘:不是的阿姨。

江母:我说的不对吗?

刘:我们一直都在忍,我们什么都没说,也没有反抗过,阿姨。

江母:是吗?你们需要怎么反抗?难道来把我杀了才叫反抗吗?

刘:没有,我们不会杀人。

江母:那怎么才叫反抗?从江歌遇害的第一天,我真的很希望见到江歌住在一起的那个闺蜜,把江歌称之为在日本唯一亲人的那个好朋友,我就微信找她的这个好朋友,不回。

6号(2016年11月6日)你发来了一信息:“你每天在微博上发的那些东西,都不着边际,引来无知群众的猜疑,然后对我造成伤害,事情解决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见到你了,再出这种新闻,我就停止协助警察”。没有办法,我被逼无奈,微信你不回我,你父母把电话全部拉黑我,我没有办法,我去到了你老家,我还是找不到你刘鑫,我没有想把你刘鑫怎么样,我只想问问刘鑫,你是当事人,江歌到底是为什么被杀害的,我想知道真相!

刘鑫,只想知道江歌最后的时刻是什么样子?她怎么样对妈妈的不舍和牵挂,你刘鑫连这一点都不能满足我,你们全家拉黑我,就仅仅是因为我把你刘鑫的名字曝在了网上,因为你们的名誉,比江歌的生命更重要,你们的良心在哪儿?

刘:不是的。

江母:我把你们全家被逼无奈,我给曝到网上去之后,好嘛,我凌晨发的文章,到中午你就发来了信息,威胁我,限我一天之内撤掉文章,否则的话你到死都不会出庭作证,这是你说的话吧。

刘:是,我是说过。

江母:5月21日我发布的文章,5月23日你爸爸打来了电话,要起诉我,你妈妈骂我江歌命短,被杀和你刘鑫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是不是事实?

刘:那都是气话。

江母:气话?我女儿那是一条命!

刘:我知道,我知道,那是三叔(江歌)的一条命。

江母:你错了,是因为你们家现在的生活受到了影响,并不是因为江歌为你付出了这条生命你错了,你并没有真正认识到错误。

刘:阿姨,三叔(江歌)死了我也很难过、很伤心,我真的是。

江母:是,你很伤心、你很难过,除夕夜我在家抱着江歌的遗像,听着外面万家鞭炮响,可你刘鑫换了一个换了新发型的头像,在那里玩自拍,你们在滋滋润润的生活着,你们没有把江歌的生命当一回事!你今天的眼泪,不是对江歌的忏悔,不是对江歌妈妈的歉意!(如释重负地坐下,深呼吸)

江母:现在我问你,为什么关掉、反锁门,不让江歌进门?说说你的理由吧,面对大众。

刘:那好,我就详细说。那天,三叔(江歌)确实在地下,我让三叔等我了,前提是三叔她说她在车站,我也没多问,我说你等我一下,三叔答应了,我们微信里都有聊天记录,并不是我蓄意要害她,我才说你等我一下,我没有想要害她。然后我们俩一块往家走……

江母:刘鑫我要打断你一下,我从来没有说你要跟陈世峰去合谋杀害江歌。

刘:我为什么先回家,我得说明这原因吧。那天我来事了,然后我就在路上跟三叔(江歌)说了,她说回家你赶紧换裤子。快到铁门的时候,阿姨也知道我们家楼下有个铁门,快到铁门的时候……

江母:是江歌家!别说你们家!

刘:是江歌家,快到那个铁门的时候,三叔说她想蹲厕所,我说那我赶紧回去换裤子,然后她说好。就这么简单的一些对话,然后我就急匆匆地先回家了。

三叔说你赶紧上去开门去吧,一回家我就去找卫生间,就听到三叔在外面啊了一声,然后我就赶紧去开门,我也没想着继续换,我提着裤子就往外跑,三叔啊了一声我去开门,门开了这么一块(用双手比划了一段距离),真的,就开到我们家门口那个白色的水表,你知道吗?

刘鑫用手比划说开过门

江母:30公分?

刘:大概就看到那个白色的水表,然后门咣地撞回来了,撞回来之后我去看猫眼,外面到底怎么了,我边看猫眼边捶门,我说三叔(江歌)你别闹了赶紧开门,喊了好多。我又去开门,根本就开不开,然后我想事情没那么简单,我边喊着,我说“我报警了、我报警了”,然后就喊着去卧室拿手机,然后我就打通了110。

江母:你确定你没锁门?

刘:我真的没锁门!(记者注:第1次否认锁门)

刘鑫表示没有锁门

江母:没有反锁门是吧?

刘:我没有反锁门(记者注:第2次否认锁门),阿姨。

江母:你确定?

刘:我真的没有反锁门(记者注:第3次否认锁门)。

江母:你确定你没有反锁门?

刘:我没有反锁(记者注:第4次否认锁门),因为警察来的时候,我是直接开门的。

江母:没有反锁是吧?

刘:真的没有反锁(记者注:第5次否认锁门)。

江母:好的,你继续说。

刘:然后警察跟我说,你坐在玄关那别动。阿姨我那时候真的是害怕了,我真的害怕,所以我没有出去,当时我真的不知道,是陈世峰在外面杀人,我也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承认我胆小,我一直到警察来了,我都没有出去看一眼。对不起,阿姨。

江母:好了,先别说对不起了。你说你第一遍开了那个门,大约30公分是吧,你推开了这么一门,突然被人关上了。

刘:嗯嗯,真的是被推上的。

江母:好好,那我问问你,陈世峰是来找你的,还是来找江歌的。

刘:这个我也不知道,他下午是来找我的。

江母:那他(陈世峰)晚上是来找你的,还是来找江歌的?

刘:我不知道,我晚上没见过他。

江母:好,我想问问老天爷爷,是陈世峰一看刘鑫要出来,一下子把门关上,不让刘鑫出来吗?刘鑫一直都没有锁门,自始至终刘鑫一直都没有锁门。对吧,这是你说的吧。

刘:是,我真的没有锁门阿姨(记者注:第6次否认锁门)。

江母:好好好,我相信你。我不是问你,而是问老天,然后我告诉你刘鑫,我江歌虽然已经不能开口说话了,但是事实就是事实。

12月11日开庭之后,所有的案件卷宗我会面世,全部公开案卷信息,让所有的大家都来看到,这个事实是什么样子,你也不用承认你懦弱胆小,女孩子嘛,都害怕,我江歌也害怕呀。

江歌倒在自己的家门口,看着那一扇你没有反锁,她却进不去的家门,身上的一点一点地流干,嘴里喊着妈妈,妈妈对不起,妈妈我舍不得你,妈妈我想你了,妈妈你救救我……

江秋莲灵魂发问

刘:(试图用手安慰江秋莲)阿姨。

江母:(痛哭)不要靠近我,十刀啊,都刺在我的身上该多好,十刀啊,老天爷爷,你为什么让江歌进不了门?老天爷说门没有关,刘鑫说没有关,那为什么进不了门?她跟你一起回家的,她却为什么一前一后,江歌却进不了门……

现在江秋莲的仰天长问有了答案,城阳区人民法院对江秋莲诉刘暖曦生命权纠纷案一审宣判中,有这样的描述:“11月3日零时许,二人汇合后一同步行返回公寓。二人前后进入公寓二楼过道,事先埋伏在楼上的陈世峰携刀冲至二楼,与走在后面的江歌遭遇并发生争执,期间走在前面的刘暖曦(刘鑫)打开房门,先行入室并将门锁闭。陈世峰在公寓门外,手持水果刀捅刺江歌颈部十余刀,随后逃离现场。刘暖曦在屋内两次拨打报警电话。江歌因左颈动脉损伤失血过多,经抢救无效死亡。”

上游新闻记者 赵映骥

【编辑:一文】
免责声明:如有侵权,请联系删稿

上一篇:央视主持人赵赫去世,曾连续主持十届3·15晚会 下一篇:西安孕妇流产事件多人被处理
信息
话题
通网 微博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