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人遇难:重庆永川区矿难背后 - 关注 - 今日资讯

23人遇难:重庆永川区矿难背后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记者 | 李晓洁  浏览次数:1913  时间:2020-12-08 09:18:48



23人遇难:重庆永川区矿难背后
23人遇难:重庆永川区矿难背后
一场23人遇难的安全事故,将一家关停的小型煤矿企业推入台前。矿难背后,是小型矿企的变化与隐患。
记者 | 李晓洁
关停期的事故
如果再晚出来十多分钟,张财可能也是矿井下的遇难者之一。今年11月22日开始,张财为这家自己工作了二十多年、刚关停不到两个月的矿厂——重庆市永川区吊水洞煤矿,拆除井下设备,工资按“吨”结算,每拆除一吨设备,每人能拿到320元。两班倒的工作制度,他上中班,时间是下午五点到次日凌晨一点。
12月4日下午五点过几分,天还没黑,到了张财上班的时间。上午下井的人还没出来,这也正常,换班没那么准时。张财带着一个矿厂同事、五个附近收铁老板叫来的人进井。“从井口到下面,刚走了二三十米的样子,感觉跟往常不一样。”张财看到了像烟、像雾,又像水蒸气一样偏白色的气体,没有气味。他以为是井外面的风机没开,为了安全,七人决定出井。出来之后,“没一会就看到黑烟冒出来了”,黑烟带着电缆和石油混合的焦糊味。挨着井口的24小时监测系统,一个专门监测井下有毒气体的设备,显示一氧化碳的浓度升得很快,到了1000多ppm,远超过了一个成年人能承受的50ppm,调度室的工作人员随后报告领导、报警。直到12月5日23时,30个小时的救援工作结束后,被困矿井下的24人中,23人遇难,1人获救。
23人遇难:重庆永川区矿难背后
23人遇难:重庆永川区矿难背后
吊水洞煤矿位于永川区东北部的安溪村,建在山坳里。公开信息显示,该煤矿公司始建于1975年,1998年转为私营制企业,为高瓦斯矿井,目前年生产能力为12万吨,这个数字在当地的煤矿企业中不算高,好一点的私营煤矿,年产量大概在30万吨。张财1971年生,1995年高中毕业两年后,到吊水洞煤矿工作至今,运输、挂钩、掘井、采煤等工种基本上都干过。他为这家矿厂前后三个老板工作过,现任老板叫刘光全,2013年刘光全在永川区的另一家矿厂关停,而那一年,吊水洞煤矿发生了硫化氢中毒事故,3人死亡、2人受伤,刘光全买下了这家刚经历过事故的矿厂。
就在这场23人遇难的事故发生前,吊水洞煤矿刚关停不到两个月。永川区政府的通告显示,吊水洞煤业公司的采矿许可证有效期截至2020年8月16日。张财告诉本刊记者,公司新的采矿许可证没有办下来,但旧的可以延期到次年六七月份。今年十月份,公司还开工采煤七八天,在重庆渝中分局检查后停产。关于停产的原因,张财说得笼统,“安全、通风、环保等设备不达标吧”,另外,“采不到什么煤了”。张财说,吊水洞煤矿现在只有两个开采区,煤层薄,在60公分到一米六之间,没什么产量。而另一位在吊水洞煤矿工作了13年的维修工王刚说,矿厂附近的茶山竹海风景区正进行旅游项目开发,也不允许煤矿常期存在。
23人遇难:重庆永川区矿难背后
23人遇难:重庆永川区矿难背后
停产后,吊水洞煤矿的矿井下,日常还需要瓦检员、抽风抽水工人、电工等工人,井上的调度室也要有人工作。张财在11月22日被叫去拆除井下设备,设备可以回收,作为废铜废铁变卖。除此之外,附近收铁的老板找了16个工人跟着下矿,他们也是此次事故中遇难的大多数。
王刚没有被叫去拆设备,但是12月4日晚上7时许,他接到矿上领导的电话,说矿里出事故,需要帮忙。王刚家离吊水洞煤矿四五公里,开车十分钟到公司。当时围观的群众不多,主要是警察和救援人员,灯光下还能看到上方飘下来的黑烟,闻到石油味儿。王刚过了三道警戒线,走到离井口约一公里的位置被警察拦下,被告知前方有毒气体超标。张财则在报警20多分钟后,被警方安置到安全区,他庆幸自己运气好,躲过了一劫。
矿山下的矿企变化
这已经不是吊水洞煤矿第一次发生人员死亡事故。根据永川区人民政府信息显示,2012年6月4日,吊水洞煤矿井下发生一起顶板事故,1人死亡;重庆煤矿安全监察局通报,2013年3月25日,吊水洞煤矿在进行探水打钻过程中发生一起硫化氢气体中毒事故,3人死亡,2人受伤。除此之外,吊水洞煤矿还多次被发现安全隐患,成为重点监管的对象。2019年6月20日,被永川区能源局查出瓦斯超限、未严格按照矿井S30211作业规程规定管理尾巷;同年12月15日,被查出S30211、S30811采煤工作面上下出口断面小于设计断面的三分之二,与作业规程不符;今年4月,重庆市应急管理局的一份公告显示,包括吊水洞煤矿在内的多个矿井发生无计划断电,引起瓦斯超限。
在吊水洞煤矿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张财,对近年来这些事故和安全隐患都有印象,但他一方面觉得自己比较幸运,没有遇上事故,另一方面觉得矿井的瓦斯超限等问题,大都在“可控制范围内”。
刘文岩是永川区一家私营煤矿公司的负责人,他负责的矿厂,煤炭开采业务在两年前被关停。他告诉本刊记者,“在井下,工人要面对至少五大灾害,水、火、瓦斯、煤层、顶板,说白了每一样都存在风险,再加上工人的安全意识达不到,风险就更大。”所以按照要求,下井的煤矿工人要随身携带压缩氧自救器,一个四五斤重的容器,最多可以隔绝有毒气体45分钟,小一点的自救器,只能坚持15分钟。
而一旦发生一氧化碳超限事故,救援工作也很难立即开展。刘文岩说,一氧化碳超限,通常与火有关,可能因为煤炭燃烧、运输皮带燃烧,燃烧又可能导致井下的瓦斯爆炸、煤层爆炸。“为了防止次生灾害,井下肯定要断电,一断电排水设备就无法运行,这又容易引发积水。”因此,针对救援难,当地大型的煤矿公司会成立自己的专业矿山救护队,与周围小煤矿厂签订服务协议,一旦矿厂发生事故,救护队都会过去。这一次,矿山救护队也是主力。
23人遇难:重庆永川区矿难背后
23人遇难:重庆永川区矿难背后
实际上,吊水洞煤矿也经历过它的繁荣期。张财记得,至少从2008年开始,矿厂的老板“挣钱了”,挣钱了的表现是,当时矿厂的员工最多有700多人,下井实行三班倒,每个班200多人,最多的时候有5个煤矿开采区。张财那时候作为一线工人,每月工资能拿到五六千元。
永川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一份2010年的调查显示:永川区成矿条件优越,矿产资源丰富,主要矿产资源是煤。当时,永川区共有煤矿企业87家,其中4家是国营企业,私营矿业经济是该区矿业经济支柱,对全区经济发展有良好的基础性支撑作用。
刘文岩说,相比于北方内蒙古、山西、陕西等煤矿资源丰富区,永川区的煤层条件比较差,煤层较薄,即使是国有煤矿,年产量也少有到达百万吨。但优点是煤质较好,发热量高,煤炭开采出来,用途比较广。
这种繁荣最多持续到了2016年。刘文岩告诉本刊,国内煤炭产能过剩,中小型煤矿企业的生意逐渐不好做。2016年2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中,去产能、优化煤炭产业结构成为主要任务。按照要求,重庆地区年产能低于9万吨的煤矿企业都要关停。也是在2016年,10月31日永川区来苏镇金山沟煤矿因违法开采发生瓦斯爆炸事故,33人死亡。从那之后,永川区的煤矿矿主和矿工,明显感觉到行业的压缩,永川区87家煤矿企业如今关停到还剩七八家,其中两家为国营。
具体到吊水洞煤矿,这是张财唯一感受煤矿行业变化的接口。他记得2014年后,吊水洞煤矿的三班倒换成两班倒,事发前矿厂只有大约300名员工,工人工资也少了,平均下来四五千元,非一线工人的工资则更少。另外,永川区能源局每月都有人到矿检查,对环保、安全设备提出更高的要求,这让一些小型煤矿企业迫于设备投资金额过大而关停。吊水洞煤矿虽然年产量达标,但也在后续的各项检查中,逐渐走向关停的结局,只不过在画上句号之前,发生了最后一起事故。
对于去产能,关停小型煤矿企业,刘文岩觉得这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安全事故的发生,“但有时候停产的矿井,可能安全隐患更大。”停产期间,矿井下虽然还有工人进行日常检查、维护,但相比于正常经营期间,“停工了数日的工人再下井拉设备,可能安全意识会减弱。”目前,据永川区吊水洞煤矿安全事故应急救援指挥部的最新消息,吊水洞煤矿因企业自行拆除井下设备发生一氧化碳超限事故,具体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事故中遇难的23人,王刚认识其中大多数,他们年龄集中在四五十岁,家在永川、四川宜宾等地,从业三年到十几年的都有。王刚说,曾经矿山周围的大多数村庄,都有村民在矿厂上班,小矿厂关停后,有人被政府安置,有人离家去外地的煤矿企业打工。现在吊水洞煤矿还拖欠他一个月的工资,年前他不打算再找工作了。与死神擦肩的张财没休息两天,又去找新的工作。事故发生后,重庆市多家煤矿企业暂时关停,没有零工可做。12月6日,本刊记者联系到张财时,他已经在市区一家工地上找到了零活儿。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

上一篇:陕西中医药科技开发研究会2020年会暨学术交流会召 下一篇:非遗电影《云朵上的绣娘》在宁强县青木川古镇开机
今日头条
热点话题
通网 微博
分享按钮